FakeStephanie-

Love is the heroic dream of the exhausted life.

【00Q】Naughty Boy

*PWP Lo主放飞自我之作 Daddy kink dirty talk 慎
*新年快乐 基年大吉





MI6的天才军需官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家中摆弄手中的笔电。

感谢那个与他同居的特工,Bond在一次长期的任务后获得了一个不短的假期,而Q,除去修复特工“不小心”损坏的装备而加班的时间处,也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双休日。

Bond在讲那支从军需官手中新拿到的PPK擦好枪油、放回盒中后,抬眼看见了自己的恋人。
Q的公寓不大,但在客厅却有一扇落地窗,这使得军需官坐在沙发上也可以享受到伦敦奢侈的阳光。不知是难得的好天气还是因为又升级了更坚固的防火墙(“这一次只有五个人可以解开,James!”),Q的嘴角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慵懒又轻快地敲击着键盘,“嗒嗒”声回响在房间中,有一种特别的宁静。然而Bond准备打破这一安静的气氛。

“Cute,”Bond坐到了军需官的身边,后者自然地轻轻靠在了他的肩头,找到了一个令人舒服的姿势。“有的时候我还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和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大学生约会。”
年龄与经验永远是特工与军需官最爱讨论的话题。
但无可否认,MI6的天才军需官确实长着与年龄不甚相符的面孔,尤其是此刻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穿着略显幼稚的家居服,Bond甚至可以想象出十多年前的Q是不是也是这样,在大学的寝室中,眼中带着年轻人骄傲的光芒,用自己的笔电编写令人惊叹的小程序,黑进一个又一个号称坚不可摧的系统。

也许是假期的悠闲让Q不再那么牙尖嘴利,军需官只是停下了手中敲打键盘的工作,用手指抚过特工眼角的笑纹,不紧不慢地回应道,“那么你的年龄是否已经老得足以成为我的父亲了呢?Mr.Bond?”
“Daddy?”Q移开注视着屏幕的视线,对上Bond的目光,带着几分狡黠与玩味。

Bond只觉得自己因为Q的话语而喉咙一紧。
那个词汇从自己年轻的恋人口中说出便不再像是什么有关年龄的调侃,更要命的,反倒像是床笫间大胆过火的某种称谓。

“听话的孩子不会用那样的语气与自己的父亲交谈。”Bond眼中的蓝色变得浓郁而深邃,像是暴风雨前表面平静却暗藏汹涌的海洋。
“拜托,我可从来不是什么乖孩子。”Q笑得得意又调皮,“别忘了是谁三次黑进MI6的系统,‘被迫’留下当军需官,成为你的军需官?”Q把“你的”这个字眼咬得很重,像是在肯定Bond对自己的所有权。年轻人当然明白自己撩拨起了什么,正如特工明白他的所有喜好,天才军需官当然知道怎样的举动会使他的特工无法自持。

“那么不听话的孩子会背着自己的父亲做些什么呢?”Bond接下了Q的回答,假装出一副愠怒的神情,“和某个追求自己的混小子在酒吧待上一夜?还是趁着我不知道的时候做出那些越矩的事情?”Bond的眼中闪动着侵略者的光芒,他欺身上前,用双手钳住军需官的髋骨,从那个角度看去,未被睡衣遮盖的,光洁的锁骨一览无余。

正如特工对女人们的吸引力,直觉告诉他,自己年轻的恋人一定曾无数次偷走其他男人的心——大学时,也许高中时,一定会有油嘴滑舌的蠢小子想要用鲜花和写满老套情话的卡片,占有Q的心。
哪怕只是这种想法,都会让Bond无理又猖獗的占有欲膨胀至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的宿舍里的确堆满了些愚蠢透顶的鲜花与卡片,”Q丝毫不畏惧特工眼中那毫无说服力的怒气,反而主动拉近了自己与Bond的距离,“可我想得一直是你。”那双幽绿的眼眸在半框眼镜后富有深意地眨动着,“I'm all yours, daddy.”语末的称呼像调情又像邀请,MI6的天才军需官此刻却只像一只偷腥的小猫,将温热的吐息怕打在自己的特工的鼻尖,有意无意地用指尖勾勒着藏于衬衫下的分明的手臂线条,大胆试探着对方接下来的举动。

上车


-fin-


评论(9)

热度(8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FakeStephan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