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tephanie-

Love is the heroic dream of the exhausted life.

「Hannibal Lecter x Will Graham

James Bond x Q 」


weibo:fOoLfOrYoU-3-

【00Q】One Kiss

* 深夜激情产出零碎片段
* 是的 8012年了我还爱着军需官和特工


雨丝啪嗒啪嗒拍上玻璃,军需官略显拥挤的公寓里只听得见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

不过又是一个James Bond挖空心思,寻来无数蹩脚借口,想要赖在Q家中的一个午后,或许连特工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非这么做不可的缘由。

入了秋的伦敦被一场一场的雨浸泡着,两只猫偎在军需官的脚边,慵懒地打着盹。

Q与Bond没有和彼此说话。除却耳机中的工作联系,私人频道上三分调情三分入心的对话,他们之前也常有几个小时静默却不生尴尬的默契。

Q没有抬眼,左手摸上桌角的马克杯,没有冷掉了的伯爵茶带来的冰凉触感,取而代之的是人手背特有的温度。

他抬头,特工坐上了工作台的一角,就像无数次他的Q支部里做过的那样。

Bond一只手将Q试图端起马克杯的手轻轻握着,另一只手摘掉了军需官的黑框眼镜。

特工可以在那只绿眸看见自己凑近的面孔,他看见了Q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解与惊讶,在下一秒吻上了总爱与他喋喋不休争辩的唇。

这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少经情事的军需官清楚地记得每一次自己被夹在温暖的床榻和Bond的身体间时,特工啃吻着自己嘴唇的力度。

但这确实是他们在清醒中的,第一个亲吻。

就像他们从来没有想为那些夜晚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一样,没有人去追究这一个吻,或许还有未来的许许多多个。

Q躺在Bond的臂弯里,用手指拂过特工胸口新新旧旧的伤疤。他们没有上//床,只是简单地相拥而眠,就像无数渴望着温暖,被爱包围的普通人一般。

秋天的雨从来没有过想要消停的意思,但Bond那些在阴雨天便会隐隐作痛的旧伤,似乎也不会再痛了。​​​

-Fin-

【Tmonger】一点脑洞

呜呜呜呜呜写不出完整的文 只有小细节和脑洞









🔸总觉得Erik是那种会到处找炮友的人 在酒吧找各种女人上床 为了激怒自己的堂哥还会操男人 但是只有T'Challa可以操他

🔸哪怕Erik是在下面的那个他也从来不示弱 在被操射的时候用自己金色的虎牙在T'Challa脖颈上咬下印记 坏笑着说“cousin 你是我的 我要标记你”

🔸但是Erik其实只是个缺爱的孩子 和T'Challa睡在一起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钻到自己堂哥的怀里 在清晨迷迷糊糊地时候无意识地喊着“cousin”给T'Challa撒娇 等到醒来之后年轻的陛下用这件事调侃他 Erik总会气急败坏把他踹下床

我会努力憋出一篇文的(握拳
Erik太可爱了 我希望陛下每一天都可以日到他

Once upon a time you walked into my life.🕊 ​​​

Then the story started.🚢

【00Q】Unspoken

*题目来自歌名Unspoken-Hurts

*一个双向暗恋梗 写得垃圾 谨慎食用


Side A

Q成功地黑进酒店的监控系统,屏幕在一片雪花后显示出清晰的影像。耳机里隐隐听得见柔和的音乐,以及刀叉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


“你看起来像一个从特工电影里走出的人。”

桌上的扩音器中传出了带有异国口音的女人的声音,军需官在屏幕上看到了那个女热,一袭礼服泛着淡金色的细碎光亮,面颊上的酡红昭示着她已微醺。


Q深知Bond对面的女人没有识破特工的身份。

他监视过足够多的外勤任务,早已洞悉那一位位存在于James Bond的猎艳名单上的女人是怎样义无反顾地为这个男人陷落,幻想着自己不只是其中一个,而是唯一。


“是什么让你这样以为的?”瞳仁湛蓝的男人依旧是那副游刃有余的笑容。

“老派,绅士,藏着许多秘密。”

“我以为拥有秘密的总是女人。”

“除非你愿意探索。”

“除非你愿意探索。”特工举杯微微向面前的女人示意。


Q轻轻合上笔电,端起手边的马克杯,已经凉透了的伯爵茶在舌尖蔓延,有些微苦。

这不是一次必须监视的行动,特工需要的只是一个调弄的笑,几句挑逗的话语,以及一个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夜晚,拿到需要的情报,为接下来的行动扫清障碍。

Q无法为自己显得有些愚蠢的行为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却也没有准备好陷入这个名叫“James Bond”的深渊。


不是谁都叫Vesper Lynd,Q想道。

不是谁都足够让他停留。




Side B

“嘿Q,希望你现在并没有在忙。”Bond打开了公共频道,在房间的沙发上慵懒地伸展了下四肢,松了松领带。

“如果是又闯下了什么祸,double-o-seven,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现在是下班时间,”Q收拾着办公桌上的图纸,“我是你的军需官可不是你的保姆。”

特工听得出军需官的警告没有任何威慑力,嘴边挑出一抹笑意,“只是一次闲聊,别把我想得这么可恶。”

“嗯哼,所以,Bond,想聊点......等一下,我去开门。”


Bond听见耳机那边的敲门声,关于这次的战损、圣托里尼的阳光、这个周末的邀约,所有跳入特工脑海的话题都被戛然打断。


“啊,double-o-nine,关于你下一次外勤的装备我大概会在周三给你。”

“不,我只是路过,看见军需部还亮着灯,如果你也要下班,不如我载你一程?”

“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Bond记得Q在几句寒暄后匆匆下了线,耳机那头恢复了一片寂静。他打开冰柜,倒了一杯伏特加,想起无数次结束外勤任务后的自己似乎也用过相同的理由,把他的军需官送到那间小公寓的楼下。

有那么几个瞬间他也曾以为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