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tephanie-

Love is the heroic dream of the exhausted life.

【Janoch】Mistletoe

*可以算是无差 所以打两个tag应该没有问题吧x
*时间线私设 Jake穿越时间圈见到Enoch正好是在圣诞节
*没什么逻辑 或许OOC 只想看他们甜着谈恋爱
*为北极圈产一份圣诞节的粮 祝食用愉快




0.
Once I travelled 7 seas to find my love, and once I sang 700 songs. 
Maybe I still have to walk 7000 miles, until I find the one I belong.


1.
Jake从未追寻过什么。
他像是所有最为普通,甚至平庸的十七岁男生,走过曾被人嘲笑质疑的童年,和父母维持着不温不火的关系,总是缺少一个最重要的朋友。

在时间圈里经历的一切对Jake而言都好似一个梦境。
当童年时有些荒谬遥远的睡前故事与现实的连理结合缠绕,他不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切,可以挽回遗憾,可以试图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那么些不同。

但他确实感受到自己想要追逐些什么,在重要的亲人失而复得后,在自己真的可以在某一个平行宇宙中变得举足轻重后。
生活未必是表面的样子,不是离开了便不会思念,不是一定要寻得一个肯定的答案,不是看似疏远的人就一定不想拥入怀抱。

Jake总是在梦中想起一个人。
在那些不受清醒意识控制的梦境里,他一度以为自己早已是一个傀儡,将自己的心脏毫无保留地交付某人,对他言听计从。
梦醒后,是一个人的面孔渐渐明晰。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再一次回到那里。
但在抵达的那一刻他找到了答案。


2.
Ms.Peregrine最新设置的时间圈的入口在格林尼治的天文台,Jake到达的那一天是圣诞节。

时间对他们来说都停留在一个美好温暖的时刻,每一次重置后,便又是壁炉里跳动着发出“嗞嗞”声的火苗,街道上穿梭涌动的人潮洋溢着节日的喜悦,香甜的气味充斥着空气间每一个分子。
而这一切对于尘埃落定后的每一个人都再合适不过。

Jake的到来对大家来说也是一份意外的礼物。
Olive早早地便已热好了可可,Claire羞涩又兴奋地围着许久未见面的Jake,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蹲下身,抚摸着小姑娘的发辫,Claire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他见到了在院子中的Emma,她不再像原来穿着那双铅制的鞋子。
“我想我还是更喜欢飘在天上的感觉。”Emma的声音从上方传来,“Enoch帮我做了一个牵绳子的傀儡,这样就不用麻烦任何人了。”
Jake很开心再见到Emma还能像朋友一般。
他可以隐隐猜到曾经她和Abe的往事,也很清楚地明白再去付出感情对于Emma来说是多么得不易——所以他们只应该是朋友,止步于此便是最好。

“说到Enoch,”Emma的声音拉回了Jake的思绪,“去和他打声招呼吧,他在阁楼上。”
“你走之后他好像又沉默了不少,”Emma抛出了一个带着些许深意的笑容,“也许你们有什么需要解决一下?”
Jake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答语,好在开饭的钟声拯救了他,他和其他的孩子们一起走进了餐厅,坐在桌旁。

但Emma的话语依旧留存于他的耳边。
Enoch,Enoch。


3.
鞋底踩过木质的楼梯发出“吱呀”的声响,Jake环顾着新宅的布置装潢,刚巧碰见了从自己的阁楼小屋走出的Enoch。

“嗨,”Jake看着比自己站在高一截的台阶上的人,先开口打了招呼。
“我以为再次回来会看见你在门口欢迎我。”

Enoch慌忙收起了些许惊讶的表情,想要装得看起来不是那么在乎,“我总是在阁楼呆着,不像Olive和Emma她们那样对发生的事那么清楚。”
“那我以为你会在餐桌上和我说话,”Jake还在穷追不舍。晚餐时Enoch坐在长桌的那头,虽然没有像之前时那样试图挑起不愉快的话题,但是也至始至终没有开口。
Enoch撇了撇嘴,没有回答,一时间两个人有些尴尬地停留在原地。

“……这几个月一切都还好吗?”最终还是Jake打破了平静,他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诉面前的人,却又用一句不痛不痒的问句挑起话题。
“哈罗们几乎不再破坏时间圈,Ms.Peregrine找到了这个新地方,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日复一日的生活。如果可以把这一切定义为好的话,这几个月确实不错。”
“那么你呢,”Enoch反问道,Jake看不清他的表情,“回到现实?一定比在时间圈中轮回要好得多不是吗?”Enoch的话里还隐约带着尖锐的刺,像是一定要质问出些什么。

“我想过留下,所以现在我在这里,站在你的面前。”Jake对上Enoch的目光,他想要告诉面前的人他的梦境,他想要找到一个答案。
“为了Emma吗?”Enoch又露出了那个一贯的笑容,“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她早就不对爱情抱有希望了…”
“她不是理由,但我需要一个理由。”Jake踏上一节台阶,站在了和Enoch齐平的位置。他们身高相仿,Enoch在Jake的注视中再也无法逃开视线。


4.
彩球。
丝带。
圣诞结。
槲寄生。

Jake似乎是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他轻轻拉过Enoch的衬衫,再一次缩小了二人间本就不算遥远的距离。
Jake没有吻过谁。
他曾经是那个不善言辞的男孩,他漫无目的,索然无味地生活。他从不在乎孤独。

I never minded being on my own. 

此刻,他尝到了Enoch唇齿间的味道,有蓝莓甜饼还未散去的一丝甜蜜,有红茶淡淡的余温。
但他也渴望归属,渴望拥有。在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里,追寻从内心深处日益生长出的,想要的一切。
我想要的是在有你的世界。

To be where you are. 

Enoch焦糖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他还是欣然接受着一个吻,就像他自己早已接受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打破自己循规蹈矩的生活。他再也无法口是心非,无法不开口挽留,但他终于知道这一切其实从来都不是那么遥远。


5.
“你应该知道的,槲寄生下的两个人一定要接吻。”不得不分开之时,Jake用眼睛撇了一旁的槲寄生,“我想你已经清楚了我的理由。”
“你控制了我,Enoch,”Jake将那只被自己紧握的手放在胸口,“也许我会暂时离开,但我永远也无法走远。”

“Jake,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大概是Jake第一次看到Enoch的笑,眼中带着狡黠的,露出虎牙的笑,“因为你知道我真的可以控制你,在我的身边。”他反握过那只手,指尖紧扣。


6.
“圣诞快乐。”
“圣诞节快乐。还有,记得在你的屋门口挂上槲寄生,Enoch。”

I will whisper in your ear, 
tell you that I miss you and I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fin-

评论(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