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tephanie-

Love is the heroic dream of the exhausted life.

【00Q】Not Just an One-night Stand

*终于写了存在于脑海中好久的东西

*BGM:Toothbrush——DNCE






Bond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但他确定自己还可以在床单上嗅到隐隐约约的,属于他的军需官的气息,就像是一杯在下午四时品尝的氤氲着雾气的伯爵红茶。
前夜的记忆在特工的脑海由零碎拼凑得完整,他想起年轻人被自己欺身吻住时,绿眸中的疑惑与惊讶——
或许还有一闪而过的欣喜。

他们调情,Bond以激怒自己年轻的长官为乐,Q也会毫不示弱地用言语反击,虽然最后总是对年长的特工妥协。
也许他们跨过那一条线真的不是什么意外,尽管从任何一个角度解释,他们都不应该是彼此的cup of tea.

在任何一场保质期只有一夜的,由荷尔蒙与肾上腺素促成的感情中,Bond永远是最先脱身的那个。
依旧笔挺的Tom Ford西装,无懈可击的笑容,就像他每一次到来时一样。

特工的忠诚很慷慨,对国家与女王而言。这些年月中他无数次为之将自己置身险境,九死一生。
特工的忠诚也很吝啬,对感情而言。他真正爱上过谁吗?也许一个,也许两个,但更多的是欲望与利用。毕竟在这个庞杂的现代社会里,连普通人的爱情尚且廉价快捷。

但在如此的清晨,当他终于成为了被留在原地的那个人,Bond竟感到了一丝落寞。
“大约是报应?”特工扯了扯嘴角,自嘲地告诉自己。
而当卫生间传来的水龙头的声响划破公寓中片刻的寂静,多年特工生涯练就的超强心理素质也无法使Bond内心涌起的狂喜平静——
他的军需官光着脚站在面台边,凌乱的卷发激起人想要上前揉一把的冲动,黑色半框眼镜下的灰绿色双眸还带着一丝困倦。

Q穿着Bond的衬衫。
稍长的下摆恰好遮住了黑色底裤的边缘,敞开的衣领掩不住特工留在那光洁苍白的脖颈上的殷红的印记。

“抱歉穿了你的衬衫,Bond”Q的声线还如平常的冷静平稳,“但如果昨天你可以让我的衬衫纽扣全部幸存下来,也许我就可以在你醒来前回到mi6,接着我们装作这一晚从不曾存在。”
“至于现在你的衬衫——”Q停顿下来,眨了眨眼,“也许等到下次你一时兴起想要再与我共度——”

Bond在Q想说的最后一个字出口前便义无反顾地把他拉进了一个拥抱。
他们还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清醒状态下的。
隔着单薄的衬衣,Q的肌肤透出一丝凉意,这一切都促使着特工无声地一点点将怀抱收紧。

很久很久,Bond都不曾感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是为了已逝的爱人复仇,还是和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士浪迹天涯。
但最终他都回来了,回到英格兰,回到mi6。
也许充斥着血泪硝烟的生活更加适合一个没有感情的特工,也许对于一个只会在身后留下冰冷代号的人而言,失去比得到来的更加真实。

但Bond似乎又意识到了些什么。

长久以来那种陌生的情绪倏然在心底发酵膨胀,直到他再也无法忽视自己也许早已系心于(tied to)那个名字,也许早已幼稚地想要占满那个人的生活,也许早已卸下心防,让那个人进驻生命。

“可我想要的不只是一晚,两晚,”特工将脸颊贴在Q的后颈,未剃净的胡渣将那一块肌肤蹭得发红。
“我想让你留下来,想认识你的猫,想每天在Q branch以外的地方看到你,想拥有一个等待我归家的人。”
Bond的声音低沉得有些发颤。
他擅长调情,擅长花言巧语,却学不会在心仪的人面前表露心意。

好在,怀里的年轻人在片刻的沉默后似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转过身,胸膛相贴,回应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他们都不是平庸的人。
Bond扣动扳机,将子弹送入敌人心脏,于无声中护国家周全。
Q用喝一杯伯爵茶的时间,突破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火墙,在数字与代码间博弈。

但并列在面台上的牙刷,沾满猫毛的西装,马提尼旁的红茶罐,录入掌纹的PPK与笔记本电脑都在提醒着——
心照不宣中他们也渴望着陪伴,甘愿在彼此的生命中将那些本可以惊心动魄的时刻消磨成平庸。

其实,在那个夜晚来临时他们就早已明了——
It's not just an one-night stand.


-fin-

评论(22)

热度(101)